新闻中心
数字化成出版印刷产业结构调整催化剂
浏览次数:1641  |  发布时间:2013-06-20  |   返回上级 

印刷业正在经历着新一轮的产业变革,在变革的转弯处,印刷企业也都在经受着由变革所带来的巨大“阵痛”,此时此刻,印刷企业要么实现弯道超速、成为行业翘楚,要么固步自封、惨遭淘汰,这只是时间问题,却并无折中道路可以走。
衡量一个印刷企业数字化程度的高低绝非看是否购买了数字印刷设备那么简单,而是要考量其综合实力。
  印刷业正在经历着新一轮的产业变革,在变革的转弯处,印刷企业也都在经受着由变革所带来的巨大“阵痛”,此时此刻,印刷企业要么实现弯道超速、成为行业翘楚,要么固步自封、惨遭淘汰,这只是时间问题,却并无折中道路可以走。
  而如何在这一轮商战中站稳脚根,上海海硕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严建海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生产型的包装及印刷企业来说,都应当摆脱过去一贯使用大量劳动力、不环保的生产模式,因为无论是打拼国内市场,还是承揽外单,显然不环保、低效率的生产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当下国内外印刷业的发展需要。毋庸置疑,数字技术是实现这一发展需求最为重要的手段之一。
  以数字促效率
  中国印刷市场的潜力全球有目共睹,但市场纷繁复杂,各种市场需求掺杂在一起,严建海认为,一些小企业还可以继续做中低端市场,有想法的高端用户通过互联网等数字技术,结合可变数据、自动化生产流程等,来扩展全球市场,“这是我理解的第二轮产业结构调整的目标”。
  就细分市场而言,当前数字技术不仅仅应用于擅长个性化、短版活的商业印刷领域,包装领域的应用也不容小觑。有商品物流就会有包装市场,随着包装市场中可变数据业务的增多,传统包装中寻求个性化的包装已经不是个例。可口可乐公司最近推出的贴有白富美、高富帅等个性化标签的饮料就是典型案例,市场反响很大,颇受年轻人追捧。
  此外,数字化在出版行业的应用也已突破了原先仅仅局限在打印样书的阶段,开始实现小众图书、断版书籍的重新出版,按需出版正在盛行。
  尤其在当前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我国劳动力成本与印度、越南、柬埔寨等国家相比已经没有优势。经历过以量取胜、以用工便宜取胜的原始资本积累阶段后,现阶段如果还打价格战,已然行不通了,因此严建海认为,未来的印刷业是数字化的印刷业,我国印刷人要追赶上欧美印刷业发达国家的发展步伐,唯有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企业必须走数字革新的路子。
  推行手段多元化
  然而这个过程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会有很大阻力,暴露出很多问题,遭遇这些问题时,企业自然而然就会抱怨,为什么一定要做数字印刷呢?严建海反问道:“如果你现在不进行改变,难道等别人都做好了你再来改变吗?那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没有市场机会留给你了。”
  政府强制性推行也是一种重要手段,严建海认为,如同当下绿色印刷在教科书印刷中的硬性要求一样,如若不强制执行,企业有钱赚,必不愿意增加由于数字技术而带来的人员成本、原材料上涨的成本,以及面对人员培训、传统生产方式改变等难题。但从大局而言,这种不得已的成本上涨和变化的背后,取而代之的是更高的生产效率、更高的自动化程度,数字技术引发的这场变革将会带来整个行业的提升。
  “对于我国印刷人来说,未来还要去做很多技术上的积累,第二轮产业结构令产业顺利升级后,在接下来的第三轮改革中,创新将成为主命题。”如果说传统印刷领域的创新可能需要15~20年时间的话,未来数字化创新将会走得更快、道路也更加多元化。
  硬件要有软件配套
  不能否认,现在很多企业都在抱怨虽然已经购买了数字化设备,却大多束之高阁,高自动化程度的设备却并不能如预期般发挥效用。
  面对企业的这种困惑,严建海一再强调,衡量一个印刷企业数字化程度的高低绝非看是否购买了数字印刷设备那么简单,而是要考量其综合实力。不单单是买设备,要找好的人才,要有其他硬件相匹配,数字化带来的产业调整是综合的调整而不是单一的调整。
  他形象地比喻,这如同一个航空公司购买了一台飞机,却没有合适的驾驶员一样,设备只能徒然浪费。不仅仅是人才,跑道等硬件条件也很重要。因此说,整个体系的准备是一个企业数字化推行成功与否的关键。“企业能够发展多快首先取决于管理者的思路和本身的技术水平,其次是实力,再次则是外部硬件的准备,比如厂房等。”
  软硬兼施方能标本兼治。单单只购买设备,或者只引进了人才却没有先进的硬件和软件系统相匹配,只会事倍功半。严建海强调,数字印刷机重要,软件系统也决不能忽视,只有真正地掌握印前的色彩管理技术,包括流程网络等,才能更好地应用到生产中,否则再好的设备也发挥不出功效。未来,利用互联网传统印刷业务拓展将成为行业主流。

 
没有了 | 下一条 NEXT